« 2017年3月 | メイン | 2017年9月 »

2017年4月

2017年4月13日 (木)

教師遊學收穫了什麼

兩千教師,一千多人都要赴外地參加各種培訓班。近幾年,“遊學”漸漸成了福建廈門海滄區中小學教師的暑期關鍵字。而這少則5天、多則兩周的學習,也成了參與者的“能量補給站”。
近幾年,廈門海倉區教師培訓安排的互動、實踐越來越多,“一坐到底”的單純講座越來越少。而“收穫最多的課程”和“收穫最少的課程”兩大選項,則常會決定日後的課程主題和授課者的安排。
“去上課的路上,在身上灑點孜然粉,味道更好。”7月末,練文生的朋友圈,高溫是避不開的主題。為期一周的“教育教學管理與品質提升培訓班”,正好趕上了40度的“桑拿天”,他幾乎每天都在自嘲。但“熱”並不是這幾天最突出的主題,身在復旦遊學,練文生的朋友圈少不了大學校園的留影,以及聽課時的場景大學科研成就。“在外地的培訓,學習氛圍真的是不一樣的。特別是在大學校園裏,氛圍本身就是一種薰陶。”練文生在朋友圈中寫道。
封閉研修營造校園氛圍
雖然已經當了將近20年校領導,每次成為培訓班的一員,練文生都會立刻感受到身份的轉換。“如果在廈門,來了一位專家,我們可能會像朋友一樣去交流。一來到這裏,我們就知道自己是學生,碰到專家、學者,也會很自然地去求教。”
集體遊學,是最能營造這種重回學生時代的感覺的。海滄區教育局副局長孫民雲指出:“同樣的培訓,如果安排在廈門,老師們的精神不會那麼集中。可能要操心學校、家裏的事,或者聽著覺得沒意思就走了,講座之後很少會人有討論。但在外地和原本的生活有所隔離,就不一樣了澳洲文憑。”
劉榮君第一次參加暑期遊學,就感覺到了這種“不一樣”。因為培訓是半封閉式的,每天聽完課,大家免不了都要議論一番。“有個東北那邊來的老師,雖然說話有些口音,但講得很好,我們都說聽得很‘嗨’。還有一位上海來的周老師,講他是怎麼做班主任的,主題是‘做一個教育的有心人’,我們印象也很深。”
最不一樣的,是身在培訓班裏,大家表現出的那種求知欲。雖然也會有人看手機,或是翻翻書、溜個號,但與老師的互動不會少,一個問題拋出來,還有人會“搶答”。“特別是培訓的最後,大家要上臺去分享心得。因為要上臺去講,會有點緊張,但是當你講完聽到掌聲時,真的會回到學生時代的感覺。”
遊學遊學,不只是學,也有“遊”。在日程安排中,每週也會儘量空出一天或半天自由活動,大多數人會選擇去博物館。復旦大學附近的陶行知紀念館,就讓練文生感慨萬千。“現場去看和我們在家翻書,感覺真的是不一樣的,你真的可以感受到陶行知的情懷。而且幾十年前他的理念,到現在一點也不落後。”
主動報名緣於需求驅動
光在朋友圈感慨可不夠,參加完遊學,教師們還得交“作業”——每人至少一篇培訓心得。“我們希望能在培訓的過程中留下一點東西,每年暑假後,會挑選優秀的文章出個合集。這也是想促使老師做些深入思考,不是泛泛而談。”海滄區教師進修學校副校長林虹說。
劉榮君的心得有不少東西可寫。她這次參與的培訓主題是“有效教學”,內容涉及備課、閱讀等多方面,對參訓的180名新教師來說這些內容很實用。“比如說教育論文,工作這一年,我也嘗試寫了寫,但是選題總是找不准。培訓老師會指導怎麼選選題,就像是有高人指路一樣雅思报名。”
8月上旬赴滬的“教學品質監控與評價高級研修班”,原本是面向教研系統資深教師的,身為教務處主任的胡妙玲強烈要求報名。她自稱是“需求驅動”:“生了個孩子回來,發現什麼都變了,真的不學不行。”
對於像胡妙玲這樣主動要求外出遊學的,滄海區的校長們都會主動幫教師爭取。練文生介紹:“我們有一位英語老師,今年已經接受了去福建教育學院培訓的任務,又主動跑到我的辦公室來,說北京有一個關於口語的專案,和她現在研究的專案很貼合,能不能也讓她去一下。我們當然支持,又幫她報名參加了這個15天的專案,等於這個暑假她有近一半時間都在外面學習。”

2017年4月 5日 (水)

楊婉儀希望家長可以拖著數個幼稚園進行對比才能夠選擇正確的幼稚園

幼稚園的名稱都是讓很多家長感覺到疑惑的一件事情,很多的家長認為選擇一所好的幼稚園就要有好的名字,這樣孩子才能夠受到很好的教育,只是一個名稱而已,楊婉儀認為正規的幼稚園是絕對不會一個老師拖著數個學生一起教的,現在的幼稚園都是一個班級一個老師,這樣才能很好的顧忌到每個孩子的感受,我們的孩子才能夠在幼稚園好好的學習

楊婉儀表示在家長選擇幼稚園的時候不是去看一個學校的名字,楊婉儀覺得一個幼稚園的名字其實真的沒有太大的含義,而是要去看一個學校的硬體設施和軟體設施,最主要的就是師資力量如何,這樣才能夠保證我們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在有就是最好是能夠拖著數個家長對比一下見過的幼稚園,這樣能夠幫助找到更加適合自己孩子的幼稚園,也能夠使幼稚園不斷的發展進步。

幼稚園時是我們孩子的啟蒙教育,所以我們父母在選擇的時候一定要認真仔細,而且可以向學校申請一些特權,陪伴我們的孩子一起學習成長,到了放假的時候楊婉儀建議可以拖著數個孩子和孩子的家長去一些學校進行參觀對比,學習到一些更加先進的經驗知識。

2017年4月 3日 (月)

政情:建製抗拉布 謀摺工務人事小組

立法會拉布已經成為常態,每當政府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特別係具爭議嘅撥款,反對派議員就會拉布,戰場仲由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呢個主戰場蔓延跟團去韓國至財委會轄下嘅工務小組委員會同人事編製小組委員會,連同相關嘅事務委員會,簡直就係拉布三重奏。為避免拉布,有建製派早喺上一屆立法會已心鬱鬱,想摺埋工務小組及人事小組,索性等啲撥款直上財委會,到今屆建製派已就此仔細研究有關方案。要摺埋兩個小組委員會,似乎隻係等天時、地利、人和。

工務小組同人事編製小組都係財委會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成立,以協助審核政府提交嘅公共工程開支同政府有關更改公務員編製嘅建議,但兩個小組委員會都係冇獨立權責,一切需由財委會決定,而財委會作決定時亦唔會受兩個小組委員會嘅建議約束。而財委會及其轄下小組委員會嘅行事方式及程序就由財委會自行決定。
稱已失加快會議進程功能
過往政府推出政策或工程項目會喺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提出並進行簡介,諮詢議員意見,之後就交由工務小組及人事編製小組進行仔細研究,到政府提交上財委會時,有關政策或工程已得到普遍共識,變相減少喺財委會審議嘅時間。但近年反對派拉布成風,就連工務小組同人事編製小組都成為佢哋拉布嘅戰場,而部分議員更會藉詞唔係兩個小組委員會成員,而喺財委會再不斷提問拉布。好似早前政府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就喺工務小組拉布拉咗廿二小時,到提交至財委會,又再拉布八小時,結果花咗三十小時先至通過撥款,令政府嘅撥款申請「大塞車」。
建製派有意優纖美容好唔好見就認為,既然兩個小組委員會已變相助長反對派拉布,喪失協助財委會加快會議進程嘅原意,因此不如摺埋兩個小組委員會,政府撥款經相關事務委員會討論後就直上財委會審批。
陳健波恐難啃 倡加副主席
咁搞法,現任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咪仲難啃?有見及此,建製派甚至建議屆時財委會副主席可由現時一人加至兩人,連同主席就有三人,可以協助「頂更」兼按專長分工。如果要咁做,隻需喺財委會提出,再經在席過半數議員3m濾水器贊成就可通過。
雖然依家財委會建製派已佔多數,但如此一來,必遭反對派抗議。有建製派議員就話,現時多名議員包括拉布常客梁國雄等都捲入議員宣誓風波嘅官司當中,萬一佢哋全數被取消議員資格,反對派想拉布抗議都難啲,到時建製派就有望成功突襲喎。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03/00176_076.html